首页 »

光影背后的电影人 | 影院美工师李树德:把爱好变成职业,我很快乐

2019/9/19 19:51:42

光影背后的电影人 | 影院美工师李树德:把爱好变成职业,我很快乐

在登上第21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盛典舞台后的第二天凌晨,原上海曹杨电影院美工师李树德默默发了一条朋友圈,“昨天星光灿烂,我只是天际划过的一颗流星,今朝太阳升起,平凡的一天继续……” 三天时间里,李树德和他的同伴躲在上海大剧院后台,为上海电影节赶出了巨幅手绘海报《碟中谍3》。海报揭晓的那一刻,全场掌声雷鸣,这个为上海画了近千幅海报的人,也由此一“战”成名。但他始终觉得,自己只是上海电影辉煌背后的小人物,是一名普通的电影工作者。“画画和看电影是我的爱好,能把爱好变成职业,我很快乐。”

绘制完成的海报《碟中谍3》

 

三天时间完成巨幅创作

 

在上海国际电影节开幕的半个月前,李树德接到电话,对方邀请他为电影节绘制一幅海报,并在金爵盛典现场亮相。李树德一口应下。为了保证这幅6.1米宽,3.66米高的海报能够安全推上舞台,绘制地点直接定在了上海大剧院后台,也就是金爵盛典的举办地。

 

板子搭起来,麻烦却来了。后台灯光太暗,这样上颜色,再推到亮光下,容易产生较大的色差。李树德要求增加打灯,但时明时暗的灯光打到人身上,会有影子投在画面上,对创作造成不小的干扰。李树德的一只眼睛在前年视网膜脱落,就在这样忽明忽暗的灯光下,他爬上爬下,从早上9点画到晚上9点,硬是用三天完成了原本要五六天才能完成的巨幅海报。

 

“必须在彩排前一天完成”,这是李树德给自己定下的目标。上海大剧院早上8点半开门,他每天7点从家里出发,到大剧院门口等开门。那几天正是后台最喧闹的时候,几十号人进进出出,走过李树德的画,总停下来看看、问问。李树德一边画,一边还要分神答话,甚至接受采访。“对我来说时间相当紧张,我把所有事情都推掉,只想着能早一点画好、调整好,尽可能完美地呈现给观众。”

李树德在创作

 

担心直播时发生突发状况,海报原作最后未能推上舞台,而是采用大屏幕显示的方式亮相。站在舞台上,李树德感受到身后大屏幕一亮,观众“哗”地一声开始鼓掌。激动之余,他的心里还有一丝小小的遗憾:“如果能把海报原作推上来,效果一定更震撼。”

 

把上海的速度高度画在海报上

 

“虽然手绘海报已经淡出了观众视线,但它为电影留下了一个暖暖的话题。”在金爵盛典的舞台上,李树德说的这句话是经过反复思量的。距离上一次手绘电影海报展将近隔了20年,他还记得那场展览像一次告别的聚会,手绘海报就这样止步于新世纪门槛前。

金爵盛典现场,右二为李树德

 

手绘海报真正的原作很难留下,它们被浆糊糊在墙上,没法完整地揭下来,每次都会被新的海报所覆盖,再珍爱的作品也难以留存。李树德有个习惯,每画一张海报,先拍下来,让它们连同回忆一起留在相册里。

 

2016年,李树德带着一批影院老美工重绘经典电影海报,并举办“红色记忆”手绘电影海报展。“我们重新看片,用现在的眼光和理解重新绘制。尽管我们年纪都大了,手指没有以前灵活,画出来的不如照片逼真,写的字也不像电脑字体那么精准,但融在海报里的工匠精神和手绘温度依然能感染观众。”

 

这次为上海国际电影节创作的海报,也是对电影的一次全新诠释。海报内容几经调整,到最后才确定为《碟中谍3》,因为这部好莱坞电影在上海取景,包含了大量的上海元素。画前,李树德设计了很多方案,“电影海报有基本要素和特点,比如要有主角的形象,考虑明星效应,同时电影的基本讯息都要在上面有所反映,文字、图像的组合,色彩对比关系、主次构成等,都要动脑筋。”海报上,观众先看到什么,后看到什么,会形成不同的广告效应,背后都有绘制人员的巧妙构思在里面。而构思的前提是对电影有了解,尽管《碟中谍3》以前看过,为了这次创作,李树德又重新看了两遍。拍《碟中谍3》时,上海还只有东方明珠和金茂大厦,这次李树德特意将环球金融中心和上海中心都画了进去,“这些建筑彰显了上海发展的速度和高度,我画的是现在的上海,要让上海的魅力在海报上全面显示出来。”

 

李树德常常还会想起手绘海报曾经有过的辉煌和荣耀。那是改革开放初期,那时每个电影院都有会画、会写的美工,所有电影院门口都贴着大幅的手绘海报,吸引观众来电影院里观影。“我把大部分心血都献给手绘海报事业,我知道它不可能回归,但它还是可以以另一种形式再呈现出来。上海国际电影节把手绘海报重新拉回观众的视线中,是对过去的回望,也是对电影的尊重。我很欣慰能再为电影事业、为电影海报做点事情。”